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网游之星剑传奇 > 第1631章 哈克娅神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equge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迦尔达拉摇摇头道:“老夫也不甚清楚,为了搞清那些蓝龙在搞什么鬼老夫先后折损了几百名优秀的精锐猎手。但也只探听到几个不知所谓的名称,魔枢只是其中之一,另外还有什么永恒之眼、全域魔网之类的名称。我也曾请示过众神灵,但是众神灵也表示不知道那些蓝龙在搞什么鬼。”

    慕容凤微微点头,将这些重要的情报暗暗记下。

    这时窗外传来一阵急促的奔跑声,迦尔达拉探头看了一眼疑惑道:“是要塞信使,难道那些维库人又杀回来了?停车!”

    巨魔信使很快追上车队,将一封密信交给迦尔达拉。

    迦尔达拉拆开密信看了一眼,立时脸色微变。

    慕容凤不好探究别人家的军事机密,所以自顾自的喝茶。

    “原来如此……”迦尔达拉收起密信轻叹一声,苦笑道:“老夫原本以为我们的行动已经够机密,没想到却是人算不如天算。”

    迦尔达拉既然提起这个话头,显然不算什么军事机密,慕容凤顺着问道:“先知大人,那些维库人突然大举进犯难道另有缘由?”

    迦尔达拉点头道:“这封密信是潜入嚎风峡湾的斥候发现维库人有异动紧急发送回来的,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信上说嚎风峡湾近几个月遭遇了极为严重的风灾和寒潮,致使动物大举迁徙,植物冻死无数。维库人为了缓解粮食压力,所以才会大举北上进犯我族。”

    慕容凤微微点头道:“掠夺与战争确实是缓解粮食危机的最佳手段,如此说来那些维库人大军应该不会退去。等到他们重整旗鼓恐怕会再次攻打要塞,这事要提醒要塞守军才是。”

    迦尔达拉说道:“这封密信是萨克隆让人转送过来的,想必他已经知道事情轻重。老夫现在担心的是那些维库人此次偷袭要塞失败,会另寻他处侵入王国进行掠夺。”

    慕容凤赞同道:“确实,只有千日做贼的,没有千日防贼的。若是那些维库人化整为零单以小股骑兵部队抢了东西就走,恐怕以贵族的几位神灵也不能全部拦住吧。”

    “这也正是老夫所担忧的地方。”迦尔达拉皱眉不展,苦思对策道:“现在只能加派人手巡防边境以防不测了。”

    慕容凤没再说话,毕竟她只是一个外人,这些涉及整个王国安危的大事也轮不到她来指手画脚。

    哈克娅神庙离达克萨隆要塞足有两天路程,第一天晚上车队在一片冰湖旁扎营休息。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车队就拔营继续赶路,期间迦尔达拉先后派出去好几拨信使,估计是调集军队巡防边境。

    第二天傍晚,在漫天大雪中艰难前行的车队终于来到了哈克娅神庙。

    这是一座充满巨魔风格的宏伟建筑,占地极广,庙宇石殿鳞次栉比让人一眼望不到头。

    早已有神庙祭司和侍僧在庙门外恭迎车队。

    哈克娅神庙的大祭司是一位浑身画满黑白花纹的女巨魔,鹤立鸡群的站在一众祭司前宛若一头美人豹。

    “见过先知。”这位将自己打扮的像美人豹一样的神庙大祭司薇娅上前微微行礼道:“请神仪式已经准备妥当,随时都可以进行。”

    迦尔达拉微微点头笑道:“怎么多年了你还是一点都没变,做任何事都能令我放心。”

    “先知过誉了。”薇娅扭头看向慕容凤,好奇的打量着他问道:“他就是那位来自霜髯部族的神血勇士?”

    “是的。”迦尔达拉为二人互相介绍了一番。

    慕容凤上前行礼拜见,礼仪动作做的一丝不差。

    薇娅忽然闻了闻鼻子,讶然道:“你身上有一种很奇特的气味。”

    慕容凤心头一跳,还以为自己露出马脚了。

    就听薇娅下一句说道:“这气味和每次神灵下凡时散发出来的熏香很像,看来你的神灵很眷顾你啊。”

    慕容凤微笑道:“大祭司说笑了,在下在我的部族中只是一个普通的猎手。”

    薇娅摇摇头道:“你若是普通,那么我们部族里的那些小家伙又算什么?”

    慕容凤干笑一声,不知道该如何接茬了。

    迦尔达拉见气氛有些尴尬,开口打圆场道:“既然请神仪式已经准备好了就不要让神灵等太久,我们进去吧。”

    “请。”薇娅转身将众人请入神庙。

    慕容凤走进神庙大门眼前就是一片巨大的广场,许多侍僧正顶风冒雪在广场上打扫一片空地。

    空地中央已经搭建起一座祭台,并且备好了许多祭品。

    慕容凤来时已经从迦尔达拉口中得知达卡莱部族所供奉的几位洛阿神灵每次显圣都必须要进行繁琐且奢侈的祭祀才能投影下分身,不像潘达利亚大陆上的四天神能够凭自身实力直接降下分身。

    而这样的神灵在神界中最多算毛神一级,属于神仙中的最底层。

    其实也不难想象,像冰霜巨魔这样的小部族最多也就十万人顶了天了,但是就这样的小部族居然有五个神灵窝在一起分享巨魔们的供奉,就可以想见这几位在神界的地位如何了。

    这其实也是神界中的普遍现象,要不然慕容凤在黄金城放开禁令后也不会一下子吸引来那么多毛神了。

    毕竟神也是要脸面的,但凡有点实力的谁又愿意寄人篱下啊。

    请神仪式十分的繁琐且冗长,大祭司薇娅上了祭台开始主持仪式,慕容凤等人只能站在祭台底下忍受着寒风暴雪静静看着。

    整个仪式大概进行了一个多小时才接近尾声,祭台上出现了一头花豹虚影。

    慕容凤却思绪飘飞,暗想这要是有敌人突然杀到家门口了,你们还得花一个多小时去请神下凡……估计黄花菜都能重新长一茬了。

    “大金牙阁下?”迦尔达拉小声喊道:“神灵在唤你上前呢。”

    “啊?哦哦。”慕容凤赶紧收回思绪,一脸正容的走上前仰望花豹虚影。

    这头花豹虚影大小堪比一头巨鲸,散发着淡淡的神威,正俯视着众人。

    这点威压也就震慑一下那些凡人,慕容凤毫无感觉却要装出诚惶诚恐的模样以示恭敬。

    “来自霜髯部族的勇士,你的事迹本神已经知晓。”花豹虚影口吐人言,眼绽神光,缓缓道:“为表嘉赏,你可以从以下三件事物中选取一样做为奖赏。”

    三道神光落下,分别呈现出一根银白色的胡须,一颗雪白的獠牙,一块绿色的石头。

    慕容凤仔细看过三件物品,一指绿色石头道:“我选择这个。”

    哈克娅深深地看了慕容凤一眼,微微点头道:“明智的选择。”

    旋即绿色石头自动飞入慕容凤手中,哈克娅的投影也跟着消失。

    慕容凤拿着绿色石头感觉入手冰冷似握着一块冰玉,但却细腻莹润,再瞧其属性。

    【猫眼神石】

    材料/宝石

    品质:传奇(橙色)

    适用:珠宝,工程。

    说明:这颗宝石上散发着淡淡神力波动。

    ——————————————————————

    一件传奇品质的材料,也不算亏。

    慕容凤满意的收起宝石,迦尔达拉上前恭喜道:“恭喜阁下喜获宝物。”

    “应当是我感谢先知大人才是。”慕容凤客气道:“若没有先知大人在神灵面前替我美言,我又怎能得到神灵嘉赏。”

    “这是阁下应得的,无需谢我。”迦尔达拉笑呵呵道。

    这时薇娅下了祭台来到二人面前说道:“庙中已经备好了吃食,有请先知和大金牙阁下入席。”

    慕容凤微笑道:“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慕容凤本以为这哈克娅神庙怎么大,肯定会设宴款待一番,没想到薇娅说是吃食还真是普通的吃食。

    一份洒了丁点盐花的烤肉,一盘蒸熟的植物块茎,一壶淡酒,就没了。

    这点食物给德雷格玛尔塞牙缝的都不够,这家伙干脆吃起自带的始祖龙烤肉。

    席间,迦尔达拉喝了口淡酒,微微皱眉问道:“薇娅,庙中的存粮可是不够支应了?要不要我命人调拨一些过来?”

    “多谢先知好意。”薇娅摇摇头道:“省着点吃应该能支撑到明年来春。”

    迦尔达拉说道:“你的神庙靠近王国边境,不但要支援戍卫军还要防备入侵的维库人,粮草问题可容不得半点疏忽。”

    “这个我自然知晓轻重。”薇娅平静道:“庙中的存粮其实足够我们吃到明年,只要少举办几次祭祀就行了。”

    迦尔达拉脸色微微一尴,端起酒杯轻咪一口以作掩饰。

    德雷格玛尔偷偷问冰牙道:“你们的先知和这位大祭司看起来关系不简单啊。”

    冰牙咕噜噜地一口喝光水酒,一抹嘴角悄声道:“当然不简单,薇娅大祭司可是先知大人的玄孙女。”

    德雷格玛尔顿时脸色一噎。

    慕容凤则从二人的谈话中得知冰霜巨魔部族的处境并不好,尤其是粮食危机将会是他们眼下急需解决的问题,其次就是维库人的入侵。

    偏偏这两件事又撞在一起发生,让整个巨魔部族陷入了内忧外患的境地。

    其实这两件事既可以看成是危机,也可以看成是机遇,就看当权者如何解决。

    而先知迦尔达拉其实早已经做出了决断,那就是兴兵南下转嫁内部矛盾!

    而这样做有几个好处,首先就是拓展疆土以获得更多的生存空间。

    其次是减少人口,缓解粮食危机,毕竟战争是仅次于瘟疫消减人口的最便捷途径。

    但是迦尔达拉千算万算却没算到维库人和他想到一块去了,以至于他这边还在忙着整兵备战,维库人那边却已经先杀过来了。

    虽说都是战争,但入侵和防守却是两回事,毕竟入侵别人家的地盘完全可以因地就食,但防守自家地盘就必须每日消耗自己的粮草了。

    慕容凤即使不去猜测,也能想到迦尔达拉肯定不会坐等维库人再次杀上门来,一定会先发制人。

    而想要先发制人,那么处在边境上的哈克娅神庙无疑就会成为最重要的一处据点。

    如果换成慕容凤来指挥大军南下反击维库人,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先调集粮草把哈克娅神庙的仓库塞满再说。

    但薇娅却在推脱,很显然这位也不傻,知道一旦战火燃起,那么她的神庙就会变成一座前线要塞。而等仗都打完了,神庙还能不能存在就是两说了。

    一时间,宴席上陷入了诡异的安静,只有几个人的咀嚼声。

    忽然慕容凤抖动了一下耳朵,然后继续不动声色的吃肉喝酒。

    片刻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殿外传来,到殿门外一顿,便听一人朗声道:“报!前线紧急军情!”

    “传!”迦尔达拉立即抬头应了一声。

    就见一名巨魔信使快步进入大殿,将一封密信交给迦尔达拉。

    迦尔达拉迅速拆开密信一瞧,顿时脸色剧变。豁然起身对信使下令道:“信上所言可是属实?”

    巨魔信使低头惶恐道:“小人亲眼所见!”

    迦尔达拉脸色一时难看无比。

    “先知,发生了何事?”薇娅凝眉问道。

    迦尔达拉将密信递过去,薇娅接过一瞧也是脸色微变。

    “风暴巨人?!!”薇娅骇声问道:“那些维库人真的请来了风暴巨人参战?”

    巨魔信使回答道:“是的,大祭司。小人亲眼所见。那个暴风巨人足有三四丈高,比达克萨隆要塞的城墙还高出一头。而且力大无穷,徒手可投掷巨石堪比咱们的投石机。”

    迦尔达拉脸色黑如锅底的问道:“你来时战况如何了?”

    巨魔信使低头道:“巴哲别大人为了击退那个风暴巨人施展了禁术……先知大人还请您赶紧回去主持大局。”

    迦尔达拉顿时身子一晃撞翻了椅子。

    “什么禁术?”慕容凤回头问冰牙。

    “小人不知。”冰牙一脸茫然的摇摇头,显然他也不知道萨克隆会什么禁术。

    德雷格玛尔猜测道:“既然被称为禁术,八成是某种以命换命的魔法吧。”

    慕容凤暗暗惋惜,没想到一个人才就怎么失之交臂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