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三步生莲 > 章263 世界上最可怕的事物

章263 世界上最可怕的事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equge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上官燕是从江湖里走出来的女子。

    所以她身上的江湖气息很重。

    这从她的气质上就能看得出来。

    而一个人的穿着打扮,和她的气质又息息相关,或者说,穿着打扮本就是形成人气质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世间任何女子,都追求极致的美,所以她们涂上好的胭脂水粉,穿好看的长裙长靴,戴好看的项链耳环,扎标致漂亮的发髻。

    上官燕就不这样。

    她追求的是干净整洁,外加极致的简约。

    发型永远都是一成不变,长长头发一拢,用一根发带简单一扎,高马尾,迎风飒飒的长刘海,和发尾。

    不描眉,不涂脂粉,口红更是天边之物。

    衣服更加不繁复张罗,简单的修身长衫,或黑或青或灰,外加一双样式颜色都极度统一的黑色薄底快鞭。

    就像一个女扮男装的江湖喽。

    但是本身不俗的长相,让她这样的衣着打扮,反而显出一种凌厉潇洒气质。

    用一个字形容,就是飒。

    这种飒,是她从小混迹江湖培养出来的一种气质,而与此同时,培养出来的还有别的一些。例如重义气,例如重侠气,例如不拘小节,例如大大咧咧。

    标准的女汉子。

    然而她这种女汉子,属于后天形成的,和先天女汉子相比,她有更多女孩子天生就有的特质。

    例如害怕虫子。

    例如对男女之防特别看重。

    即使在江湖之中,她见过太多与男女礼节完全相悖的事情。

    她见过无数男女在客栈一拍即合,抵死缠绵一宿,然后第二天陌路人般各奔东西,也见过荒郊密林中,某位名声远扬的大侠和某位仰慕他的姑娘袒裎相待,巫山**,随后陌路人般各奔东西,更是见过某些初入江湖的少侠,被江湖中水性杨花风流成性的美妇人诱惑着一尝禁果,粉红骷髅中迷失自己,最后仍然陌路人般各奔东西。

    也曾见过某匹狂奔的马上,半褪的衣衫凌乱,马上的人不知羞耻的**放肆得意的大笑,更见过疾驰的马车散架一般震颤颠晃,伴随着木头痛苦的咯吱声和人压抑着的喘息声飞扬沙尘。

    江湖中不仅有少年少女们向往的冲天豪气、滚烫热血、侠义柔肠、肝胆相照,同样也有放肆火热、混乱不堪、粗俗下流、肮脏污浊的**。

    天地间有什么,江湖里就有什么。

    只不过江湖会将那些东西放大无数倍。

    豪气的更豪气,不堪的也更不堪。

    很多人抱着一腔豪气进入江湖,满心侠气,要当笑傲江湖的大侠,要与结了情缘的心上人一起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但大多数人都是很快忘记初心,然后不知不觉被另外一些东西疯狂吸引。许多年后,照一下镜子,恍然物是人非。

    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终归不过是一个奢望。

    好在上官燕有一个好师傅,她在满路泥泞中走过,却不曾让身上甩上任何泥点,正如雁过长空,影落寒水,雁不留踪,水不沉影。

    上官燕从江湖走过一遭,真如在天空飞过一回,留声不留影,好的见过,心里留了点侠气,坏的也见过,于是对世间看得更加透彻。等到师傅让她自己独自去经历以后的风雨时,她早已成了老江湖。

    老江湖与新江湖最大的区别就是,

    知道这江湖,其实也不过如此。

    于是她在青州闯了祸后,收到上官云飞托人捎的话,便乖乖的回了京城,而不是像以往一样,死都不回来。

    于是这样的上官燕有一个和真正江湖人最大的不同,那就是她缺少很多独身女性老江湖那种任性随心的约炮品质。

    但是……她见识的多啊。

    见识的多,就很容易胡思乱想。

    没见识那些东西之前,见男人是男人,见女人是女人,见马是马,见车是车,见识了那些东西之后,见男人是种马,见女人是骚狐狸,见马觉得上面有人在摇,见车觉得里面有人在震。

    世间万物,似乎皆可作床,世间男女,浑身写满**。

    上官燕骑坐在柳子衿大腿上,就感觉车厢晃的无比厉害。如果是她在路上看到晃得如此厉害的车厢,肯定会觉得车厢里的人在干什么肮脏龌龊的事情。

    而自己现在的样子,不正很像是在干什么肮脏龌龊的事情一样么?

    然而,事情是如何发展成这个样子的?

    自己虽然年幼,跟着师傅在江湖行走,好歹也落了个萍踪侠影,清水芙蓉的美名,何时跟一个男子如此不顾男女礼节的抱在一起过?

    花蜘蛛,都怪那只花蜘蛛。

    不对,不是因为那个……

    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柳子衿骗自己蜘蛛在自己脚下,然后自己才跳到他身上的,之前只是扑在他身上而已……

    对,就是这样,而且……他好像还……还分开了自己的双腿……

    上官燕双眼顿时燃起熊熊怒焰,仿佛她被柳子衿给强奸了一样。

    事实上,她现在的感觉,跟那个确实差不多。

    这下真的有想把柳子衿给阄了的冲动了。

    她一手拎起柳子衿的脖领子,语气中同时拥有烈焰和寒冰两种气息:“你死了。”

    柳子衿吓了一个寒颤,赶紧道:“那只蜘蛛是我的宠物,它现在就在我身上。”

    “你以为我还会被你骗到?”上官燕咬牙切齿的问。

    柳子衿道:“不信我掏出来给你看。”

    “你掏啊!”上官燕道。

    “怎么掏?”

    “用手掏!”

    “蜘蛛在怀里,又不在裆里,你抓着我衣领,我怎么掏?”

    上官燕这会儿已经懒得计较他话里的油腻荤腥,果断松开他的衣领,大声道:“掏!”

    反而是一点对昆虫的害怕都不见了。

    柳子衿把手伸到怀里,掏出来:“看,蜘蛛,我给它起名叫小花,好不好看?”

    “啊!”

    上官燕一声尖叫,整个人从柳子衿身上弹出去。

    “砰!”

    脑袋在车厢顶上狠狠撞了一下,但她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手忙脚乱狼狈不堪的从车厢里逃了出去,连刀都顾不上拿。

    柳子衿笑了笑,道:“魂眼之术对付这些修为不高的天才少女,倒真是有用得狠啊。”

    不过,上官燕瘦虽瘦,屁股倒真是弹。

    不过,这只怕是她身上唯一有点女人感觉的地方了吧?

    ……

    ……

    上官燕下了马车之后,随便在路上征用了一匹女学生骑的胭脂马,然后就心情复杂的往巡备司大牢狂奔。

    那只巨大的花蜘蛛,在眼

    里乱晃,在心里乱挠,让她整个人都有些惊慌不定。

    变态,死变态,居然养蜘蛛这么恐怖的东西,而且还是那么大那么丑的一只大蜘蛛,简直就是个超级无敌大变态。

    江湖里的变态她见的多了,这么变态的她还是第一次见。

    而且这个变态居然还把蜘蛛放怀里……

    想想都浑身起鸡皮疙瘩!

    再一想到自己刚才距离那只花蜘蛛居然只隔着一层布……更是汗毛都竖起来了!

    然而不知为何,在这种极端惊恐的情绪下,她居然还会想起一些别的什么。

    例如,胯下的马实在够颠,但是马鞍做得实在是够柔软,一颠一颠,不仅不觉得难受,反而还有些舒服,有点像是柳子衿那双软软的大腿……

    柳子衿的大腿……

    简直就是跟花蜘蛛一样可怕的东西啊!

    好可怕好可怕,太可怕了。

    马都不想骑了。

    总感觉在骑一只花蜘蛛。

    而且是一只长着柳子衿大腿的花蜘蛛!

    长着柳子衿大腿的花蜘蛛!多可怕!简直就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事物!

    上官燕越想越发毛,最后干脆直接从马上跃下,就这么直接施展轻身功法,在马路上朝着大牢方向狂奔。

    疾风如剑,秋意更凉,在风中疾驰,上官燕乱遭遭的心,终于渐渐平复一些。

    而这时,巡备司大牢已经在眼前了。

    身后,楚小六赶着马车,也已经快到了。

    盯着那辆马车,上官燕又惧又怒。

    “今天一定要想办法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可恶的家伙……还有那只叫小花还是小黄的蜘蛛……一定要剁了它。”

    一想到世界上存在这么可怕的东西,上官燕就无法忍受。

    很快,马车到了。

    楚小六从车辕上跳下,小心翼翼走到上官燕跟前:“头儿,您怎么了,您没事儿吧?”

    “我能有什么事儿?”上官燕毫不领情的问。

    楚小六已经习惯了,低声下气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这时,柳子衿也下车了。

    上官燕恶狠狠看着他,道:“柳子衿,你给我等着,今天的事情,咱们没完!”

    “本来就没完。”柳子衿指指大牢,“你诬陷我的事情,咱们还没算帐呢。”

    “那正好,咱们两笔帐一起算!”上官燕道。

    楚小六劝架:“别这样别这样,都是好朋友……”

    “鬼才和他是好朋友!呸!”上官燕朝着柳子衿啐了一声,转身走进巡备司大牢。

    柳子衿道:“呵呵,谁会想和一个男人婆做朋友……还不如找个男人或者男人他老婆呢。”

    说着,也跟着上官燕,漫不经心走进大牢。

    巡备司大牢和世间所有牢狱一样,漆黑,潮湿,霉味弥漫,墙的两边,点着油灯,油味在空气里和霉味以及一些怪味混合在一起,让人感觉窒息。

    柳子衿从外面猛一进来,颇有些不适应。

    光线不适应,气味也不适应。

    而还没等他适应,耳边就已经先听到上官燕的冷笑。

    他心里暗叫一声不好。

    随后就听到上官燕无比冰冷的声音响起。

    “把他给我拿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