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引凰为后 > 第一百五十九章 凤凰枝(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equge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模仿儿子笔迹写信的事,司徒三爷本来也没打算瞒着女儿。

    而且那件事的主谋本来也不是他,有什么不好说的?

    他压低声音道:“那是你娘的意思,为父本来觉得不太靠谱,但她非要那样做,我那也是没有办法……”

    听他说得这么可怜,凤凰儿险些笑出声来。

    自家爹爹那一手临摹字画的本事真不是吹的,就连同样才华高绝的韩相都很难分辨,更何况外祖父和舅舅表兄们。

    难怪不管阿篌如何辩解,外祖家也没有一个人相信他是“清白”的。

    司徒三爷又道:“溱微丫头毕竟是女孩子,进出军营终究不太方便。

    而且阿篌的性子别扭得很,明明对溱微丫头动心了,偏生嘴硬不肯承认,你娘怕他错失了那么好的媳妇,所以……”

    话音未落,就听昌隆帝的声音响起:“善夫在同箜丫头说什么呢?”

    司徒三爷忙止住话题,转身朝御座那边深施一礼:“回圣上,微臣方才在指点箜儿书法。”

    昌隆帝笑道:“善夫的要求实在是太高了,箜丫头又不要做什么书法大家,朕觉得她的字已经足够好了。”

    司徒三爷暗道,好不好的也得看和谁比,就您那手字……

    这些话自然只能想想。

    他忙应道:“微臣替箜儿谢圣上夸赞。”

    昌隆帝又道:“如今我大宋已经对燕国宣战,尚书省那边要处理的事情也多得很,承甫今后每隔五日过来一趟即可。”

    这原本就是韩禹方才提出的建议,他忙站起身道:“臣遵旨。”

    昌隆帝点点头,又对司徒曜道:“朕的身体状况你们都知晓,今后批阅奏折的事情便要烦劳善夫了。”

    圣上中毒的事情在座的几人自然是知道的,但具体到了什么程度,谁也说不清楚。

    此时听他话里的意思,竟是连批阅奏折也需要人帮忙了?

    不仅是司徒三爷,就连韩禹也不好开口询问。

    司徒三爷哪儿敢拒绝,只好应道:“微臣遵旨。”

    昌隆帝笑道:“今日就到这里,箜丫头留下,你们二人先退下吧。”

    “是。”韩禹和司徒曜又行了个礼,躬身退了出去。

    两人并肩走出御书房后,韩禹见四下无人,压低声音道:“善夫,你觉得圣上是什么意思?”

    司徒三爷眼皮重重跳了一下:“我哪儿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反正对我来说不是什么好事。”

    韩禹轻轻摇了摇头。

    模仿圣上的笔迹批阅奏折,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但二十年来一直乾纲独断的圣上做出这样的决定,只能证明一件事——他快要不能写字了。

    本来这种事情完全没有必要隐瞒,但大宋已经对燕国宣战,宋国皇帝如果曝出病到无法写字,于战事不利。

    所以才有了让善夫代笔的事。

    至于硬逼着司徒六姑娘学着批阅奏折……

    韩禹叹了口气。

    看来大宋很快就要变天了。

    御书房中,凤凰儿已经坐到了方才韩禹的位置上。

    昌隆帝笑看着她:“丫头,重熙的王府修缮好了么?”

    凤凰儿道:“差不多了吧,我也好久都没有去看过了。”

    她的怀疑和韩禹基本一致,嘴里虽然说这话,一双凤眸却直直看着昌隆帝的右手。

    昌隆帝面色有些不自然:“丫头,朕的手有什么好看的?”

    凤凰儿道:“重熙信中说过,您中的毒和燕国楚王是一样的。

    既是一样的,想来症状也该相似。”

    余下的话也不必说得太直白了。

    曾经的慕容绯何等英雄,中毒之后成了一个生活都无法自理的人。

    所以如今的昌隆帝写不了字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昌隆帝有些颓然:“丫头,让你和善夫替朕批阅奏折,的确是太过为难了。

    可既然已经宣战,大宋就一定要取胜。

    朕如果不用这个办法,很快就会被人发现朕已经快不行了……”

    凤凰儿道:“皇祖父,批阅奏折臣女和父亲可以帮您,但您想过没有,您的手写不了字或许只是个开始。

    一旦您无法行走,谁能替您上早朝?”

    昌隆帝苦笑道:“所以朕打算禅位与重熙。”

    凤凰儿的呼吸微顿。

    昌隆帝道:“一个人能活到知天命年纪,又做了二十多年皇帝,怎么也该满足了。”

    “皇祖父,时晴已经在替您研制新的解药,三年后或许……”

    昌隆帝笑道:“朕自小就是个贪心的人,即便活到这把年纪,又做了二十几年的皇帝,却依旧无法满足。

    朕还想看着大宋一统中原,还想亲自替重熙和你操办大婚典礼,看着你们儿女绕膝。

    只是时晴对朕说过,在她寻到彻底解毒的方法之前,朕不宜再继续操劳。

    与其这样拖着,不如早些把皇位传给重熙。

    趁着朕头脑还清醒,免得又出什么乱子……”

    贪心的话并不是说来安慰孙媳的。

    如果可以的话,他也想活到七八十岁,把一个强盛的国家交到成熟稳重的孙儿手中。

    可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精力也越来越不济。

    甚至能感觉到生命就像握在手中的流沙,越想握紧流失得越快。

    他不能继续拖延了,万一哪一日躺下就再也醒不过来,后果不堪设想。

    重熙不是太孙,排在他前面的继承人多得很。

    太子以及余下的皇子,他们都比重熙有资格。

    届时大宋一定会发生动荡,还谈什么一统中原。

    所以他必须提早做好准备,趁自己还能坚持的时候就把大事定下来。

    凤凰儿道:“圣上的决定臣女不敢置喙,可您觉得重熙会答允么?”

    昌隆帝像是没有听见她说的话一般,继续道:“丫头,你的乳名似乎叫做凤凰?”

    凤凰儿无奈,只好应道:“不过是我娘叫着玩儿的,算不上什么乳名。”

    凤凰儿是她上辈子的乳名,至于这辈子,外祖父一家都叫她小妞妞,她觉得那才是真正的乳名。

    昌隆帝却不计较她的说法,笑道:“你这个凤凰,自然要落在我大宋的凤凰枝上。”

    凤凰儿嘴唇微微动了动。

    不是说凤栖梧桐么,怎的到了大宋皇帝这里,成凤栖凤凰枝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