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宋疆 > 第五百六十七章 邀约

第五百六十七章 邀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equge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皇城司还怕得罪人,怕死人?”叶青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道。

    陶潜神色忧虑的轻叹口气,看着似笑非笑的叶青,道:“你居皇城司统领一职时间也不短了,想必你也很清楚,官场之上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吧。放眼望望各路州府上的高官,哪一个背后没有显赫的家世或者是后台?皇城司虽然本就干的是得罪人的活儿,但……这一次以老夫来看,还是在临安啊。”

    “跟信王有关?”叶青食指只敲了一下桌面道。

    “老夫不知道。”陶潜又恢复了有些玩世不恭的样子,神色之间那种要好处的意思,此刻就是瞎子都感觉的到了。

    叶青静静的看着陶潜,脑海里思索着陶潜的话语,信王妃每年都会在元日之前回建康一次,这……应该没有什么特别的用意吧?还是说,钟晴这个女人,并不是自己所了解的那么简单?

    如今身在临安的皇室,都被叶青在脑海中过了一遍,可疑之人除了信王之外,便就是赵汝愚,以及……魏王赵恺。

    赵恺回来的时间点,原本以为是皇室因元日将至而召回来的,如今看来,很有可能并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

    赵汝愚常年在成都府,所以他的人脉等等,应该都是以利州路、成都府路为主才是,手伸到江南东路这边,可能性会很高吗?

    魏王赵恺一直在庆元府治所明州任差遣,还刚刚得到了圣上的嘉赏,当该是不会在这个时候挪动地方,想要跑到这建康来才对。

    眼前的秦淮河河畔夜色迷人,波光粼粼的水面,倒映着来往船只上明亮的灯笼,以及那河岸边灯火通明的房舍、楼宇的影子。

    行人如织,茶楼酒肆鼎沸,莺歌燕舞时不时从窗户飘荡在秦淮河面上,与静静停靠的画舫争奇斗艳,吸引着更多的客人前来享乐。

    街道上大人的谈话声,小孩儿的吵闹声参杂在其中,时不时的会有马车、轿子从身边经过,匆匆忙忙的赶着路,使得夜色下的建康太平、繁华。

    墨小宝快步跑到叶青离朱雀浮桥不远等候的地方,眼神中带着一丝笑意道:“老家伙没耐得住,这就从后面追过来了。”

    叶青笑了笑,指了指秦淮河对面商铺、客栈聚集的地方,道:“过桥去问问,武判那边有什么消息吗。”

    “好,那您继续在这儿等一会儿,老家伙从巷子口拐过来了已经。”墨小宝跟叶青再重复了下陶潜的行迹,而后三步并作两步,便飞快的跳上了朱雀浮桥,往秦淮河对面的那家伞铺走去。

    夜色笼罩的天气多少还是有些冷,即便是眼前这太平盛世的美景,也抵挡不住冬季那寒冷的气温,叶青扭头皱眉,看着不远处张望着往这边追来的陶潜,指了指旁边的酒肆,而后率先迈步走了进去。

    沿着楼梯微微喘着粗气的陶潜快步上到二楼,看着刚刚吩咐完伙计上酒菜的叶青,毫不客气的一屁股坐在了对面的椅子上,呼哧道:“你这就不够意思了,这是卸磨杀驴你这是!”

    “这话怎么说?”叶青翻了翻眼皮子,刚刚个自己倒了一盅酒,酒壶就被陶潜抢了过去,放在鼻尖不断的嗅着。

    “这么好的酒?老夫好久都没有喝过这么好的酒了,伙计,再拿一个酒盅一副筷子来,要快。”陶潜没理会叶青的问话,伸手拦住伙计,压着嗓子对伙计喊道。

    “这么在乎形象?”叶青饶有趣味的看着陶潜问道。

    “老夫这么多年能不被人发现,靠的就是平日里的谨慎。”陶潜没好气的白了一眼叶青。

    太监的嗓音较为尖细,若是在人声鼎沸的酒肆里大声呼喊着伙计,极有可能会被有心人发现,所以这些年来,陶潜已经习惯了平日里压着嗓子大声说话,宁愿让自己的声音更难听一些,也不愿意嗓音太细而引起他人的注意。

    “那你放心吧,我不会把你的行踪泄漏给任何人的。”叶青看着陶潜自斟自饮的享受样子,就像是多年不曾喝过酒一样。

    “好酒啊,果然还是这好酒好喝啊。”陶潜享受的闭上眼、品着到嘴里的酒,一脸幸福的由衷的感叹道。

    “你八辈子没喝过酒?”这下轮到叶青感到疑惑了。

    “不不不,算我这一辈是九辈子了。”陶潜不分好赖话的回答道。

    一连喝了好几盅,直到不大的酒壶已经空空如也时,陶潜招手又要了一壶后,才开口道:“我说叶统领,您这是不是也太不讲究了?从我这里打听完后,一个谢字也不说,就这么走了?皇城司对旁人是冷酷无情、心狠手辣,但对自己人向来可是……。”

    “对自己更是手辣心狠。你什么都没有告诉我,凭什么让我跟你道一声谢?”叶青放下酒盅,好整以暇的问道:“难不成你这追出来,就为了一句谢谢?”

    “你……虽然我没明说,但我是不是已经尽力提醒你了?”陶潜看着不认账的叶青,心头也有些后悔刚才在府里,自己有些过于贪心了,应该痛快一些的话,说不准就能够赚到不少银子了,也不至于现在还要费唾沫跟他磨牙。

    当然,陶潜也没有料到,自己不过是微微提了几个字,甚至都没有正面回答,眼前的年轻人竟然就猜出来了,而后便扭头就走,丝毫不给自己讨价还价的机会。

    就在叶青跟这个玩世不恭的陶潜在讨价还价,一个想要讹皇城司一点儿钱,一个甚至连这顿酒钱都想让老皇城司的人付时,建康知府则已经派人前往了皇城司所在的驿馆内。

    武判与赵乞儿二人一同见了建康知府李孟坚派来的人,来人显然并不是冲着他们二人而来,手里的红色烫金请柬,则是打算递给叶青的。

    当听说叶青并没有跟着一同到达建康,而是不日才会到达时,来人的脸上瞬间出现了一丝不信任的表情。

    但看着武判跟赵乞儿诚挚的样子,甚至让他们进入驿馆各个房间搜查的大方模样儿,来人的心里一时之间也开始变得动摇了起来,不由得心中嘀咕道:难道看错了?

    “那不知叶统领大概明日何时会到?这是李知府邀请叶统领做客,为叶统领接风洗尘的请柬,不知道……。”来人脸上带笑,目光时不时扫视着周围,手里的请柬只是晃了晃,并没有打算把请柬直接给眼前的武判跟赵乞儿。

    “这个说不好,叶统领向来不喜别人知道他的行踪,身为属下的我们,自然是也不好多问。”武判笑着说道。

    来人一脸失望,简简单单的几句话,皇城司的人回答的滴水不漏,这让他连猜测的余地都没有:到底是叶青躲着不见呢,还是真的还没有到建康?

    当然,他心里的怀疑,也只能是怀疑皇城司,对于他的上司,口口声声、言之凿凿的认为叶青已到达建康的话语,他是丝毫不会怀疑,甚至是深信不疑。

    拿着请柬的来人,嘴里说着为了显示李知府对叶统领的看重,他明日再带着请柬过来请叶统领。

    一边说一边往外走的来人,嘴里客气着留步留步,但回过头,只见那皇城司的两个人,连动都没有动一下,于是尴尬的笑了下后,便带着随从狼狈的走出了驿馆。

    “这事儿要不要告知叶都头?”赵乞儿皱着眉,三角眼里写满了凝重道。

    “果然是不出统领所料啊,咱们这刚刚进入这驿馆,后脚就立刻有人来送请柬,建康离临安不远啊,消息灵通也说得过去,但李孟坚为何这么着急呢?”武判一直耿耿于怀,自己过来好几日了,对于军中的一些武将之间的明争暗斗,他倒是知道的一清二楚,但建康官场上的事儿,他到现在还是一头雾水,这让他觉得有些辜负了叶青交给他的重任。

    当然,心中对于建康官场那看人下菜碟的行为,也是极为的不舒服。

    叶青还没有出现,只不过是有了个传言,他会到达建康,建康官场就立刻闻风而动,请柬追着车队就立刻送到了驿馆内,简直就像是一路从临安跟着过来的。

    “也不奇怪,官场上的这些人,哪一个身后没有后台跟匹配官位的背景?”赵乞儿冷笑了下说道。

    武判自然知道赵乞儿指的是建康知府李孟坚,只是不知道,这个李孟坚真的有那么手眼通天吗?不过转念想想,叶衡被罢免后,李孟坚几乎就是立刻走马上任,一向懒政的朝廷,这一次在用人差遣上,倒是极为雷厉风行,甚至都有些让人怀疑,是不是早就拟定好了的,就等着叶衡被罢免,而后他就立刻走马上任了。

    随着李孟坚派来的人手拿请柬来到驿馆后,武判跟赵乞儿接下来一同又接见了七八位手拿各自主家名次的请柬,来到了驿馆内,俱是邀请叶青赴宴、为其接风的邀约。

    送走了最后一拨人后,武判都有些疲惫的坐在椅子上,长吁短叹道:“妈的,皇城司什么时候成了四处漏风的衙门了,怎么什么人都知道皇城司到达建康了?”

    “不奇怪,既然咱们一路护送信王妃而来,想要隐蔽行踪那就很难了。”赵乞儿端着茶杯,思索着继续道:“这也难怪为何叶都头一进城就跟咱们分开了。”

    “这特么的到底是谁泄漏的风声?信王?”武判不解的问道。

    “为何不会是宫里呢?”赵乞儿若有所指道。

    武判一愣,瞬间想起自己是顺藤摸瓜来到建康的,那岂不是说……自己已经被人发现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