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 前传:艾尔华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equge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个勇者,在那样的时代,想要平静地度过一生,这本身就是是很艰难的一件事。

    更不用说那些才能优秀之辈了,哪怕谈不上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但勇者以稀为贵的道理,在魔物娘之间还是很常见的,虽然那时候勇者也不像现在那么稀有,但是诞生率和魔物娘比还是低了点。因此优秀的勇者还是很受魔物娘们的重点“照顾”的。

    在这个被【模糊】所观察,监管的世界中,突然诞生的自己,如果为了摆脱求爱的魔物娘们,而去超出常规级别的力量的话,无疑会暴露自己,让计划毁于一旦。

    而且,这听上去也太过不值了。

    所以,我要伪装自己的实力,我需要一个代行者,一个世界的土著,一个能方便改造的胚胎,一个完全听话的道具……

    我要一个,对生存绝望的,没有天赋的魔物娘。

    啊……终于找到了……

    “想不想,获得足以掌控命运的力量?”洛亡站在血泊中,对着眼前站着一动不动地呆呆地看着地上尸体的,这只被他捡回来的带着蓝色羽毛的翅膀小魔物娘问道。

    “想。”她瞬间回过神来,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怕死吗?”

    她摇了摇头。

    “不急着回答,体验一下后,再回答……”洛亡伸出一根缠绕着黑雾的手指,轻轻点在了小魔物娘的额头上……

    那一瞬间,是艾尔华斯,离死亡最近的一瞬间。

    至今为止,那恐怖的感觉依旧时不时地化作梦魇,让她从梦中惊醒。

    在那时,她撑过去了,她也不知道当时自己活了下来,并且依旧顽强的点头,究竟是对是错,如果那一刻,自己退缩了的话,自己现在的命运究竟是什么样呢?还是早就该像其它魔物娘一样,化作了枯骨亡灵,放下一切留恋与痛苦。

    “你很擅长冰属性啊,既然如此,死亡的次生法则——寒冷,很适合你。”

    “法则不仅仅是力量,在它超越了魔法的层面的背后,是同化使用者的代价,不过我想,你并不在乎吧。”洛亡看着周身渐渐凝结成黑蓝色冰世界的艾尔华斯,面无表情道:“法则已经初具规模,好了,是时候用这份力量,去断绝你最后的念想了。”

    有什么比复仇的一瞬间更让人迷醉呢?

    但是,又有什么比复仇后的空虚更让人痛苦呢。

    艾尔华斯站在了一地魔物娘的尸体中,那些尸体已经支离破碎,被冻在暗蓝黑色的冰块中打成碎片,分不清是血肉还是冰渣。

    这些死去的魔物娘们曾经是她的族人,其中有些是主动抛弃她的,排挤她的,也有些默不作声的,当然也许也会有几只无辜的魔物娘,可是都已经无所谓了。

    从那一天起,冰凤一族元气大伤,上百位成年血脉直接死去,剩余的也只是一些被“复仇者”吓破了胆,不敢露面的年轻的冰凤,或是幼生体,还有的零零散散加入了凤岛寻求庇护。

    也是从那一天起,艾尔华斯的心灵,被寒冷法则同化了,变得冷酷无情,杀伐果断,彻底化作了一把被洛亡握在手中,替他铲除一切阻碍的利刃。

    洛亡对自己的“作品”很满意,排除了魔物娘一方的干扰,他很快伪装成了一名勇者,渐渐地利用自己合理范围内的实力,打出了一番名气,一切都和计划中的进行,一切原本都应该是顺利的。

    是啊,应该……

    还记得那一天是他一切计划最大的转折点,欲望竟然找到了他的踪迹,直接强行降临在了这个世界上想要一举抹除他,力量尽失的他怎么可能是欲望的对手。

    他根本想不到任何转机,也没有任何拖延的方式,当欲望向着他直接发动法则裁决时,他根本看不到能存活的希望。

    不过幸好他早就嘱咐过艾尔华斯该如何准备一切了,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自己这副身体遭遇意外,提前死去。

    不过令他没有料到的事,艾尔华斯,在没有他的命令下,竟然折返了回来,不仅如此,甚至还主动代替他进行了和欲望之间的法则裁决。

    可想而知,一个是生命体修炼的不完全极低级衍生法则,一个是大成的顶级法则,艾尔华斯这种舍生保护洛亡的作用,也就是仅仅替他挡下了这一用法则进行最直接对拼的无赖碾压技能而已。

    他十分不明白,艾尔华斯为什么会违抗他的命令,明明一切都已经计算好了,可是唯独艾尔华斯会主动为自己而死,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

    但当他看到艾尔华斯那对空洞的眼神中露出的释然和满足后,他明白了理由——没有人是没有心的,就和自己一样,即使是法则,也甚至会被自己所不知晓的情感左右,更何况是一位普通的魔物娘呢。

    在那一刻,自知这也无法避免自己死亡的他,突然有一种放下了沉重负担的轻松感。

    就和眼前这位同样爱上了不该爱的人的艾尔华斯一样,她的释然已经明明白白的表露了一切,也许她觉得,与其这样痛苦地看着没有希望的死寂未来,为心爱的人而死,或许才是一种真正的解脱吧。

    是啊……我算到了一切,做出了一个不让任何魔物娘骚扰我的局面,却忘记了,艾尔华斯,也是一只魔物娘……

    而自己现在的角色,是勇者。

    只是,自己的心中已经有命运了,罢了,就这样吧……反正都要死了,这些情感又有何用呢?

    但是他却没想到,他没有死。

    就在最关键的时候,终焉的另一位子嗣——毁灭也跟到了这里,然后与欲望发生了一场余波波及世界的战斗。

    最后毁灭胜利了,但是,世界却已经支离破碎,魔法的秩序几乎崩溃,整个世界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大灾变,死去的生物数不胜数,天空,大地,海洋,放眼望去,一片疮痍。

    勇者们辛辛苦苦建立起的秩序,就在全世界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时候,瞬间如洪水决堤般崩溃。

    而洛亡,抱着艾尔华斯化作的涅槃之卵,默默地自己创造了一个小型的空间,归隐了起来。

    在那之后,洛亡的手臂上,也多了一个金色的小火柴人印记。

    ————

    将开辟出的空间,利用几百年无序的厮杀,战争,造就的无数死亡的力量,一点点扩张完善,今天终于到了收获的季节了。

    艾尔华斯也很高兴地看着自己培养的新的世界,想想真是可笑,身为死亡的自己,竟然创造了一个生机勃勃的世界,虽然里面除了自己和艾尔华斯以外,没有其他生物了。

    “艾尔华斯,这是我为这个混乱的世界创造的庇护所,如今勇者的生存空间和主权越来越少,我身为勇者,不能对同胞的惨状坐视不理。”

    “我要让勇者们和部分人类异性进入这个庇护所世界,然后展开结界将庇护所隐藏在世界上所有人都找不到的地方。”

    “但那样做,魔物娘们肯定不同意,而我的力量也不足以制作完整的钥匙了。”

    “我还需要一点帮助……我还需要,这4个人的帮助……”

    “有了他们的号召力和力量,一切都能完成了,到时候,我们就在那个世界生活,像普通人一样,不必为了战争而担惊受怕的躲在这里,堂堂正正的活下去,因为法则的特性,你可以活很久很久,如果法则大,脱胎换骨,便可永生。”

    ————

    艾尔华斯喘着气,用手上的冰刺,切断了最后一位兀自挣扎的魔物娘的喉咙。

    至此,前来这座她和洛亡一同建造起的希望高塔,参加集结会议的12位各方魔物娘首脑,已经全部死亡。

    因为洛亡不喜欢她叫他主人,说是奴性会影响她的锋锐,因此,她对他的称呼,一直是洛亡大人。

    “洛亡大人,我已经,超额完成了任务,我会等着你,一直等到你回来找我那一天的,因为你答应我,让我等在这里,你一定会回来捡回你的武器的,会带我一起去那个你创造的乐园……”

    她找到了洛亡之前说的,让自己打开,记录下一个任务的水晶。

    里面只写了普普通通的一句话——“你自由了,这个世界,是我最后送给你的礼物。”

    艾尔华斯默默捏碎了水晶,将尸体和血液化作冰渣扫出门外,然后静静地坐在这个房间会议桌旁的副座上。

    你会回来的,因为,你答应过的,一把武器,只会呆在原地,等着它的主人将它捡回……

    这一等,就是几百年。

    哪怕,在半个月后,她就已经知道,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她建立了先驱者,她建立了激进派最可怕的隐藏势力,她招募到了一群志同道合的天才,强者,她拥有无数超越世界的禁忌技术。

    但是,她至今都履行着她的承诺,她自己,从未踏出过这个房间一步。

    一直,一直都在等着一个不可能回来的人回来,哪怕契约已经断开,哪怕尸体静静地躺在了她面前的冰棺内,哪怕和教会开战,她依旧一步都没有踏出过这个房间。

    “我已经,快要找到那个世界了,还剩两把钥匙。洛亡大人,我要毁掉那个世界。”她轻轻抚摸着冰棺的盖子:“你一定会很愤怒吧,那就醒来杀死我这把叛逆的武器吧……”

    哪怕是死在你手里,只要能再听到你的声音,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只可惜,冰棺中的人,依旧没有回应,和之前的数千年一样。

    为什么,明明拼尽性命,舍弃一切的成果,都将要被自己最信任的,亲手培养的魔物娘所毁掉了。

    明明那些被你拯救的勇者,都即将被我亲手杀死,一个不留的进行复仇。

    虽然我知道你的死和他们无关,但是若是没有他们,你也不会死了吧,所以是耍性子也好,是疯了也罢,我要让一整个世界的勇者,向你忏悔,然后,一同陪葬。

    即使是这样,可为什么你还是依旧一动不动地躺在这里呢……

    没有关系,一整个世界的勇者魂魄,足够让人,起死回生了……

    她想要复活他,然后,死在他的手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