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我死党穿越了 > 第176章 准备出发(第一更,求订阅)

第176章 准备出发(第一更,求订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equge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魏大东调酒的时候,

    李尧是亲眼看着魏大东从一个调酒壶里面把酒倒出来的,所以花哥和李尧酒杯里面的饮料是一样的。

    看花哥尝了一口后,李尧就知道这酒估计很难喝!

    所以,

    李尧没想到魏大东竟然能面不改色的给它喝下去!

    是个汉子!

    魏大东放下酒杯纳闷道:“老板还有事没?没事我就去忙了?”

    李尧问道:“你调的酒是啥味道?”

    魏大东砸了砸嘴说道:“酒味啊。”

    李尧:“……”

    算了,

    这都不重要。

    李尧叮嘱道:“往后客人要调酒你不要上手,让陈曦去做,你就帮忙打打下手就行了。”

    反正酒馆的生意也忙到脚不沾地的程度。

    魏大东不乐意了:“凭啥啊!”

    李尧冷笑,

    为啥你心底没点逼数吗?

    他重新坐回沙发:“我是老板你是老板?我还要跟你解释咋地?”

    魏大东:“好的老板,没问题老板!”

    他终于想起来了——

    现在他是在人家的地盘,连自家陈曦大佬都对眼前这货言听计从,自己还是不要更对方展示自己头有多铁比较好。

    李尧让魏大东去忙了,

    他则在壁炉前继续研究魔法知识。

    等到给林晓薇把武器生产线搞定,他就要着手正式炼制断肢重生药剂了,谷新亭和封离大姐都等着呢。

    其后几天,

    酒馆的生活都很平静。

    林晓溪这段时间没事就往酒馆跑,这妮子最近愈发沉迷于陈曦了。当然,李尧觉得林晓溪那货就只是沉迷于陈曦的乃子!

    哼,

    他早就看透了!

    这天清晨,李尧照例起床来到楼下锻炼《练气术》,陈曦和封离大姐依旧在对练。随着气温愈发降低,省城街道上来往的行人也穿得愈发厚实,可封离大姐依旧是一套风衣,里面则是裹胸加衬衫,看起来流里流气的。

    李尧锻炼完,本想回酒馆壁炉前,可发现今天的封离大姐似乎有点不对劲。

    在给陈曦进攻喂招的时候,劲道明显偏大,带着火气。

    于是,

    李尧捧着保温杯在遮阳伞下坐下。

    好像他已经很久没在这里坐坐了。

    天气越来越冷,

    本来挺惬意的地方开始变得有些不合时宜,李尧愈发喜欢酒馆壁炉前的沙发,那里有温暖的火炉和不间断的糕点水果。

    上一次坐在这里,

    还是和封离吹牛逼,那时候的天气还不是那么冷,秋天早晨的薄雾还带着的点妩媚的意思。

    如今,

    雾气也变得清冷淡漠,像是婚后的男人。

    也不知道陆老头那货最近在忙什么,周老板还好吗?是不是经常被柒七捶?那对大小王呢?还是相互依偎着彼此取暖,却又游离在世界之外吗?

    还有还有,

    那个总是很丧的年轻人,还是那么颓吗?

    那些人的音容笑貌从脑海里闪过,仿佛很久之前的事情,现在回想起来甚至带着一点泛黄的感觉。

    呼!

    封离收刀而立,一张英气勃发的脸阴沉的可怕。

    李尧拧开保温杯抿了一口,嘘嘘敷敷道:“姐你这是咋啦?”

    封离瞥了眼李尧,想了想说道:“没看新闻吗?孟晚那件事。”

    李尧沉默了。

    这事儿他关注了,华为任总之女孟晚在加国被捕,美帝给出的拘捕信息非常少……其实说白了,就是搞不动任总后就开始耍下三滥的手段,以前还喜欢扯一块遮羞布,现在连遮羞布都懒得扯了。

    网上关于这事儿的讨论热度其实不低。

    可在某些力量的运作下,这件事儿还处于一个比较朦胧的状态。

    这里面肯定有事,

    李尧在网上搜索了一下,微博上跪舔美帝的多,也不知道那些沙雕是怎么想的。

    逼乎上则在批判美帝不知礼义廉耻,不讲法理道德……

    也是特么神奇,

    大国之间博弈较量,还跟你讲这个?

    当然,

    网上很多事儿都是明白人不说话,说话都在的瞎鸡儿猜。但李尧估摸着,美帝走这么一步棋,要么是纯粹的想要恶心人,打击任总的精神和战略布局;要么就是孟晚掌握着什么机密情报。

    李尧更倾向于后者。

    现在看封离大姐这反应,

    李尧心中的猜测仿佛被证实了几分。

    封离大姐握紧了朴刀,恨恨道:“太他妈欺负人了!”

    李尧琢磨了一下,说道:“肯定会没事的,你和那位很熟悉?”

    封离大姐道:“有点交情吧,我执行过她的防卫工作。”

    李尧:“……”

    这事儿李尧也不是很懂,而且有点敏感,就不去深究了。

    安慰几句封离大姐后李尧也就回酒馆了。

    等到下午的时候,

    花哥过来了。

    他在壁炉前坐下,纠结了一下对吧台那边喊道:“兄弟,昨天那种酒能再来一份吗?”

    李尧:“……”

    你们都什么毛病!

    魏大东擦着吧台硬邦邦道:“老板不让我调酒了。”

    花哥诧异地看向李尧:“看来寻常是喝不到啊,不过我可以花钱买,多少钱都行。”

    李尧:“???”

    我是那种人吗!

    可花哥已经从随身的公文包里拍出一沓红钞放到两人中间的茶几上:“不够再补,要是多了就当我冲会员了。”

    “这就见外了啊!”李尧伸手把钱摸进口袋,然后对着魏大东道:“和昨天一样,用点心。”

    魏大东:“……”

    他就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人生在世,

    混口饭吃。

    此刻,

    这位曾经纵横街头的铁血汉子心头唏嘘,有点想哭——当真是虎目含泪!

    魏大东动作不慢,很快把酒水端上来。

    花哥神色壮烈的端起酒杯,抿着嘴唇鼓劲好一会儿才狠狠的喝了一口!

    顿时,

    花哥脸都快扭曲了。

    可他硬生生给那酒水咽了下去,随后发出一声舒服的长吁,浓烈的酒气从他嘴里飘了出来,有点熏人……李尧就不懂了:您图个啥啊!

    花哥缓了一会儿,对李尧道:“事情办妥了,您准备下一起去?”

    这么快的吗?

    李尧想了想,问道:“最近不是形势比较动荡吗?”

    刚刚封离大姐还因为一些事情心情爆炸,而外蒙那边——在北俄无暇顾及他们后,转脸就抱了美帝爸爸的大腿。

    现在过去,

    合适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