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龙悦荷香 > 第二百八十二章 我不是我

第二百八十二章 我不是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equge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飞筝之声,流如飞瀑,清如溪水:“川将军,你身经百战,还是参不透?何谓恶人?尊夫人难道不曾误入歧途?川将军不是一样难得糊涂?”

    众人只觉一片惊愕,恍惚之间,塞克、雪歌、“三相”、“六子”亦跟着箫筝之声,急逃而去。

    耳听箫筝越飘越远,阿龙欲急追上前,却因乐音所迷,足下难以发力,追之不及,唯有口中疾呼:“箫兄,且慢!”

    一个清朗的声音,传到耳畔:“阿龙,岳父于我有恩,拂你之意,东箫万不得已。”

    如此这般,箫筝虽是渐行渐去,卓云依然如在云里雾里,不知身处何地。不知过了多久,才略有醒转,一声长叹:“可惜可惜,又跑了嘉泽。”

    阿龙亦是扼腕:“东箫夫妻合璧,非阿龙所能匹及。”

    说话之间,忽闻异动,众人方才觉醒,转头回看。

    众目睽睽,射向声源。从那个破碎的炕洞,钻出一个小鬼,满头满脸,遍布烟灰;浑身上下,一团漆黑。

    她不敢睁眼,更是吓破了胆,蹑手蹑脚,鬼鬼祟祟。

    众人看着她,却如震炸雷。

    那个小小幽灵,犹如一只黑猫,探出两只小爪,揉了揉双腮,露出一对漆黑的梨涡,接连打了两个响亮的喷嚏,这才微睁双目,抬头观瞧。

    眼见没了相烟骚扰,不禁喜上眉梢:“这厮鬼迷心窍,无可救药,我何不趁机速逃?”

    她悄悄环顾,忽然发现,虽然没了相烟,却是多出无数双雪亮的眼。登时吓了老大一跳,强作镇定,对着众人,“嘿嘿”一笑,不经意间,露出两排珍珠一般的贝齿。

    更是趁人不备,抬起小脚,灵如猎豹,飞身便跑。

    奔出数步,突然驻足。眼前一人,挡住她的去路。

    她看似胆大妄为,又似胆小如鼠,终能睁大双目,第一个看清之人,便是卓幕,登时惊吓无度。

    她大吃惊吓:“卓幕虽心地良善,数次救我性命,但他是卓星亲兄,曼陀亲夫,我怎敢自不量力,化敌为友?更何况,我几次三番与嘉王作对,他若新仇旧恨一起算,我还有望逃出生天?”

    越想越是后怕:“事到如今,既有嘉王父子,又有曼陀夫妇,均是恨我入骨。一个相烟,我都无力对付,何况一家四口正主?若被前后夹击、左右围堵,不要说堇茶,便是天皇地母,也是爱莫能助。”

    念及于此,绕开飞幕,眯着双眸,不做停留,夺路疾走。

    不成想,她一身烟灰,骗得了别人,却骗不过小灵狐。

    它第一个认出她来,如见亲人,急扑而上。

    她本是自惭形秽,如今又喜又悲:“我这一身烟灰,居然还有人追。”

    阿龙身受灵狐启发,第二个觉醒,见她安然无恙,大喜过望,欣喜若狂,差点再行昏厥。

    她却委实自卑,不敢攀亲,不敢相认,气运丹田,提足狂奔,不料不曾跃身出门,便又与一人,狭路相逢。

    不是别人,正是卓云。

    卓云身侧,更有她的闺蜜,堇茶、弄玉。两人心念青荷,自是不顾险恶,四处搜救,锲而不舍。

    可惜,两人虽有小灵狐的爱心,却不具备神奇的嗅觉,紧紧盯着青荷,相见不相识,相看不相知。

    青荷更不解释,黑猫一般,飞步飘影,翻空炫步,一招“人鬼殊途”,向左一侧身,向右一飞旋,捷如灵猫,快如飞豹,躲过众人。

    堇茶、弄玉瞠视着幽灵小鬼,只觉她活灵活现,说不出的顽皮奇巧,同时恍然大悟。眼见她完好无损,都是惊喜交加,齐声惊问:“青荷?”

    青荷急急如惊弓之鸟,惶惶似漏网之鱼,在此千钧一发逃命之际,忽听两个闺蜜,齐声揭秘,更是魂飞魄散:“当真怕什么来什么,我这污点证人,如此被公然指认,难免要被灭口。”

    她大惊失色,一边疾步飞奔,一边矢口否认:“堇茶姐,玉姐姐,认错人啦!不是我,不是我啊!”

    卓云见了青荷其人,本已惊诧过度;又听堇茶、弄玉之言,更是惊诧莫名;及至再闻青荷之声,不禁啼笑皆非。

    青荷话已出口,就知又冒傻气,却是覆水难收。顿时悔得叹为观止、登峰造极。

    无可奈何话出口,脚底抹油快点溜。一悔之下,双足纵跃如飞,发力狂奔,顷刻之间,踪迹全无。

    终是有惊无险,逃出嘉王府火坑,想到好友死里逃生,念及恶贼一败涂地,不由长舒一口恶气。再想适才的生死恶斗,依然心有余悸。

    放松的青荷,陡然想起饥饿,更是丢了三魂,少了六魄。她人在西蜀,一向以茶坊为家,如今饥肠辘辘,更是不假思索,奔向从前的小荷窝。

    临近之时,又觉不妥:“雨晴姑姑不在,此窝绝非安全之地。更何况,如今的自己,人不人鬼不鬼,倘若不幸遭遇秋冬,足够三生三世,奚落成灰。”

    一个转念,闪进脑海:“不如去阿斌家,阿嫂人好,必不嫌弃。”

    方才奔出两步,又觉这般灰头灰脑,人家不嫌弃,自己却晦气。何况以前因为安置堇茶,已经把她全家折腾的鸡犬不宁。

    如今倒好,逃出鬼门关,不知何去何从。兜了半个蜀都,反而没了目的地。

    念及于此,小荷一声感慨:“混在古代,万事衰败,硕大西蜀,无处安身,无地自容。”

    黯然神伤,更生忧愤:“硕蜀硕蜀,莫我肯顾。逝将去汝,适彼乐土。”

    只是,现下回南虞,实在是囊中羞涩、腹中饥饿、满面灰色。要么被冻死,要么被饿死,早晚一个死。

    她无所适从,脚下却不敢喊停。一边鬼头鬼脑流窜,一边发愁衣食住行:“都说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我既不是好汉,也不是英雄,更要举步维艰。”

    不知不觉之中,已经奔到茶山。阳光和煦地爱抚大地,烘托一缕缕淡淡的雾霭,似绸似缎,飘向湛蓝的云天。

    绸缎的两端,分系近处的梯田、远处的竹海,映衬其间的茶园,更显得层次分明、错落有致。梯田、茶园、翠竹,级级向上延展,珠联璧合,相得益彰。

    微风轻抚,层层梯田,犹如画卷,此起彼伏,连绵不断。最美的就是漫山遍野、高低错落的油菜花海,从山脚盘绕到山腰,漫漫无尽,重重环抱,阡陌相连,仿佛与天地融为一体。

    有的大如池沼,有的小似弹丸,一条条金色云帆,流光溢彩,神迷目眩。那一条条、一道道、一根根梯田,曲线优美,形态万千,或平行,或交叉,蜿蜒如春螺,婉转似青蛇。

    田间耕作的农民伯伯,都停下手中农活,一脸错愕,抬头观荷。

    奔跑之间,青荷的小脑瓜,跟着小脚丫,不由自主,横冲直撞,如同失了舵手的帆船,偏离了正常航向,更把她黑山小妖的恶劣形象,忘得一干二净,反而大惑不解:“我何德何能,受如瞩目?”

    一个转念,恍然大悟:“艾玛,我这般模样,当真是‘满面尘灰烟火色,两鬓漆漆十指褐’,卖炭翁和我相比,都要自愧不如,是个人都要侧目。”

    百年不遇啊!茶山小妖再世!黑面小鬼横生!

    她最怕受人瞩目,尤其时机不对,影响恶劣。念及于此,陡然提速,旋风一般绕过梯田。哪里是跑?简直是逃。

    心下急道:“再不能装混弄鬼、招摇撞骗,赶紧逃到清净无人之地,速速隐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