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逍遥军医 > 第六百三十一章 寒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equge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顾局长的表情愈发严肃:“现在我认为有必要跟总局谈谈你的问题,你有非常严重的隐患!”

    巴克感觉老婆抵住自己的大腿的膝盖都在抖了,他还是斯条慢理:“还是你认为的自由、散漫?”

    顾局长严峻:“隐蔽战线的工作,从来都是需要谨慎再谨慎的,你这样莽撞的自行其是,犯了大忌!”

    巴克悠悠然:“大胆假设,小心求证,这是做医生的态度,我挺遵循这个原则,从你或者白局长的角度来说,的确是觉得我没组织纪律性,但换个角度来说,一个非常有组织纪律性,什么都要请示汇报的特勤人员是不是就一定优秀呢?再换个角度,假如我不是你们的成员,就是个爱国商人,你们发现我在菲律宾能经营出一片有机可乘的事业,是不是欣喜若狂,还要琢磨怎么费力气来说服拉拢我呢?”

    顾局长眯起了眼睛,如果说白连军当初讯问巴克时候给他感觉是条老狐狸,这位白面无须的老者就有些凛冽的味道,多半有过从军经历:“你对党和国家的忠诚……不那么绝对。”

    巴克也眯眼睛,想了想往后靠在沙发上,这是款带有法式现代风格的皮沙发,简练大气:“我爱国,这就够了。”

    顾局长也往后靠在沙发上:“说说你的爱国观。”

    巴克摇头:“没有观,就是爱国,希望祖国好,为此去做一些龌龊卑劣的事情都无所谓,我想说的是你代表的这种态度有点过时了,我针对的就是祖国,请不要在乎我是不是尊重你这样的上级,是不是逆杵你们的意志,年代不同了,听不得一点不同声音,认为那就是冒犯或者不安定因素,这样的心态不适合这个年代了。”

    顾局长似乎气极而笑的面对这样大放厥词:“哈!你在教导我?”

    唯一危襟正坐的向婉就立在沙发边棱上,两边的男人都斜靠着,她不停左右看,感觉情绪一步步升级,都要哭了!

    巴克摇头:“一个允许各种声音存在的制度,才是能显示自己控制力的制度,一个拥有各种能力和特点的机构,才是有生命力的机构,如果每个人手都是千篇一律,那创造力也就有限了,不过是一群按部就班尸位素餐的上班族而已。”

    头发已经有些花白的局长,注视巴克好一会儿,才在向婉紧张得心尖子都要跳出来的窒息中,哈哈大笑的坐正:“老白没说错!你的确还是很适合干这一行的!”远处的中年男人听见笑声,转头看了一眼。

    巴克也笑:“您演技也不错。”他也坐起来,身体前倾,双肘放在了膝盖上,靠得比较近。

    顾局长的动作差不多:“有把握么?”

    巴克摇头:“出征前,没有把握,只有信心,我会用尽全力把事情做好。”

    老者点点头:“我顾宪章一生都献给了这个事业,也秉承一颗爱国心,但现在时代的确不同了,如果要严格区分,这件事应该属于军情体系,可我们做好再大公无私的跟兄弟部门分享也是可以的,所以你这个行动之后就不会出现在局里的任何文件上,私底下的支持可以有,但不会有任何官方认可,你就是个商人自发行为,也不会有人知道,如果你出了任何问题,国家也不会承认你。”

    向婉剧烈砰砰跳的心脏骤然抓紧,好像她又听见自己出征时候那些无情的提示,也许从隐蔽战线的角度来说,这些说法是天经地义的,可只有经历过那种真的被放弃,一个小卒子单方面被抛弃的冰冷感觉,铺天盖地的袭来。

    巴克笑眯眯:“好。”雇佣兵的英文俚语说法就是野狗,有谁会在乎野狗的死活了,要的只是野狗围攻咬死的那些猎物。

    顾局长就针对他这种气定神闲的风格:“但你也别以为就拿到尚方宝剑,可以违法乱纪为所欲为!在国内……”

    巴克还是没脾气的微笑:“国内我一定会遵纪守法,您可以看我现在连交通违章都没有,还获得了国际金奖的装饰设计师呢,国外也同样会是个符合国际规范的商人。”

    老局长摇着头选向婉:“小婉,你看,你看,我说一句他顶一句,你这个丈夫很不把叔叔放在眼里啊。”

    向婉连忙局促:“会放的,会放的,他蛮尊重长辈的……我妈,嗯,也相处得蛮好的。”

    顾宪章哈哈笑着起身:“走吧,去看看这个据说今年沪海最高档的玉石拍卖展吧,小巴啊,看来你还是很善于藏私货哦?”那些掩人耳目的小把戏看来真瞒不过有关部门,不过也对,巴克亲手收拾了金三角的缅甸毒品大枭,然后突然就多了几片缅甸高品质翡翠,匡伟一线怎么都能联想到吧?

    向婉今晚的心情起伏实在是太多,她熟悉这种话中有话的谈话模式,但以前一心为公,哪里会虚心呢?

    巴克却脸不红心不跳:“我干这么大的商业运作,也没找国家要一分钱的运作资金吧?”

    顾宪章重重的拍两下后辈肩膀:“所以才没有细究你这些问题,那么在国家的任何预算中也看不到这样一笔开支,防止了任何方面对这一行动的猜测,你好自为之。”

    戴着眼镜的小姐妹牵手走在几名成年人背后,靠近电梯间的时候这里已经站满了各种衣着光鲜的人士,可能大多数人刚才在大堂交流,现在看看开始时间要到了,集中上楼就有点挤。

    从来不喜欢宣扬自己安全局身份的成员们肯定泯然众人的混在其中仰头看电梯上的楼层标示,却有不少眼力比较好的人注意到了南南,毕竟也算是出席酒会,就算故意穿着不一样的普通裙子,但青春俏丽的气质引来不少惊艳的目光。

    就算这种目光随着进入宴会厅,被牟晨菲那样的美丽吸引走了不少,但显然就好像当初吴天明也会居高临下的觉得自己可以觊觎穷人家的珍宝一样,看向小姐妹的目光更容易贪婪一些吧。

    毕竟牟晨菲那样的气势,这里稍微有点智商的,都会掂量一下自己够不够资格去伸手。

    而穿着普通的巴克一行就寒酸多了。层标示,却有不少眼力比较好的人注意到了南南,毕竟也算是出席酒会,就算故意穿着不一样的普通裙子,但青春俏丽的气质引来不少惊艳的目光。

    就算这种目光随着进入宴会厅,被牟晨菲那样的美丽吸引走了不少,但显然就好像当初吴天明也会居高临下的觉得自己可以觊觎穷人家的珍宝一样,看向小姐妹的目光更容易贪婪一些吧。

    毕竟牟晨菲那样的气势,这里稍微有点智商的,都会掂量一下自己够不够资格去伸手。

    而穿着普通的巴克一行就寒酸多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