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玄界匹夫 > 第九十四章 揭疤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equge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宗主,各位长者,诸位师兄弟,你们知道秦无衣领队为什么从不反驳么?

    因为我们的确是没有将玄元石矿脉的开采权抢夺到手,所以从结果上说,我们这次秋围的任务的确是失败了。

    秦无衣领队心中有愧,所以不愿解释甘心受罚。

    可是,你们知道这次的秋围任务,对咱们无极宗的队伍来说有多难吗?

    秦无衣领队不愿意说,那我花毅来说,我愿意将这次秋围的全部过程,给大家讲的清清楚楚,免得再被张扬这个小人颠倒黑白妖言惑众!”

    花毅站起身来,与张扬冷目对视,慷慨激昂的说道。

    “花毅,注意用词,你与张扬乃是同门师兄弟,切不可相互攻讦伤了和气!”

    站在嬴南身边的花妖沉声提醒道。

    “妖叔,我知道你提醒我是出于好心,但是你难道还看不出来么?

    是谁不把大家当同门师兄弟,是谁在步步紧逼惹是生非?

    今天这个和气还真就伤了,与张扬这厮为敌,我花毅无怨无悔!”

    花毅字字铿锵的说道。

    随着花毅的话音落下,周围众人的表情都是无比的凝重起来,就连张扬也没想到花毅会作出如此暴烈的举动来,这是明摆着要撕破脸了。

    无极宗嬴花张三大家族派系的矛盾由来已久,不过为了维护表面上的安定团结,自上而下对于这个问题,都是小心翼翼心照不宣。

    但是今天花毅的举动,是铁了心要揭开这层伤疤了。

    “既然如此,那你就详细的说说吧,是非公断自有众人评判。”

    嬴南叹了一口气。

    其实,嬴南完全可以凭借宗主的权威,将此事暂时的压下来,随后再召集相关人等,私下里问个清楚。

    但是隐隐的,在嬴南心中,有那么一丝火苗在燃烧,在不断的告诉他,揭开,揭开。

    就将所有的矛盾都在此时此刻揭开,在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晒个清清楚楚。

    而这一丝燃烧的火苗,实际上就是嬴南内心的声音,是他压抑了许久的内心的情绪。

    为什么一定要忍气吞声,不断的遮遮掩掩,为着一个顾全大局的理由,嬴家这些年来已经做出了太多的让步。

    对张家人的态度堪称纵容,就是不想把事情闹大,生怕会动摇无极宗的根本。

    但是,矛盾是一直存在的,而且还在不断的激化,遮掩和容忍并不能解决任何实质性的问题。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不痛痛快快的摊开解决呢?

    就像伤口上的坏肉,如果想要将其去除,必然是要忍受相当的痛苦。

    但是,如果任由其存在,只会让伤口周围更多地地方被感染,对于病情的痊愈没有任何帮助。

    正所谓长痛不如短痛,将坏肉去除,短时间内会忍受剧痛,还会显得丑陋。

    但是,新肉的嫩芽,一定会在伤口上开出花来。

    不破不立,破而后立。

    无极宗也该是凤凰涅槃的时候了,能不能挺过这道坎,就看无极宗的气数了。

    看着在他面前跪在地上,头也不抬的秦无衣,嬴南心中掠过一抹心疼。

    秦无衣是他的弟子,平日里与他相处甚多。

    而且秦无衣心思聪颖,敏感谨慎,很多时候,作为妻子的沈红卿和作为女儿的嬴怜儿,都不一定能理解嬴南的心意,但是秦无衣却可以。

    也正是因为与嬴南心意相通,秦无衣深知嬴南身为无极宗宗主的难处,他肩上的担子太重了。

    秦无衣是宁愿将过错全都背在自己身上,也不愿意让嬴南为难啊。

    嬴南忍不住问自己,今天做出这样的决定,想要将遮掩已久的矛盾揭开,到底是出于公心还是私心?

    客观来讲,是花毅的决心促使嬴南下定决心,很明显的看出,花毅是坚定的站在秦无衣这一边的,甚至不惜为了维护秦无衣的名誉而得罪张扬,这让嬴南感到十分意外。

    但是与此同时,他也看到了希望,嬴花两家联起手来同舟共济的希望,或许就能在秦无衣、花毅这一代人身上实现呢。

    如果能将嬴花两家完全的联合起来,张家如果还不识好歹的话,那就干脆做个了断吧,有异心的人迟早是留不住的。

    实际上,在嬴花两家相互角力,轮流主宰无极宗的这数百年间,张家一族的存在就始终是一个隐患,张家也没少在私底下做一些小动作。

    但是无论嬴花两家由谁来主宰无极宗,都是对这种小动作视而不见。

    主要原因就是无极宗的开山祖师毕竟是张天师,无极宗的根是姓张的,无论张家后人如何堕落衰退,这一席位必须给他们保留着。

    嬴南现在思考的是,如果张家的后代,已经危及到了无极宗的根基,那么,还有纵容他们的必要吗?

    无极宗究竟是一个修炼门派,还是张家一族的私有之物?

    答案不言自明。

    无极宗弟子只为无极宗,而不是为了张家!

    “是,宗主,弟子一定如实说明,绝不会有半句夸大或虚言,是非公断,就请大家都做一评判吧!”

    花毅率先承诺到。

    “我等齐云榜上的一百名弟子,奉宗主之命,参加此次秋围任务。

    但在出发当日,便是因为嬴昭师兄的临时退出而导致迟到,尽管我们已经是全速前进,但是等赶到西山村战场的时候已经是半夜。”

    “我们首先见到了负责接应的嬴海师兄,得知另外三家已经形成联盟,要率先将我们无极宗清除出去。

    可以说,我们还没有开始正式执行任务,就已经处在了极端被动和不利的局面。”

    “而当时,另外三家的队伍正在集体屠村,将整个西山村毁于一旦。

    唯独秦无衣领队,冒险救出了这位雀儿小姑娘,算是唯一的幸存者。”

    “当天夜里,秦无衣领队在与大家商议之后,凭借着嬴玉提供的情报,决定到城主府的队伍当中去游说。

    并且,他成功说服了城主府与我们无极宗的队伍结盟,这就从根本上瓦解了另外三家的联盟,使我们不再处于孤立地位,自然也就首先是免除了,天一亮就被其他三家联起手来清除出局的厄运。”

    “大家都可以想一想,如果我们真的被其他三家联起手来对付,那结果会是怎样?

    我们这一百人还有机会走出西山村吗?

    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这支队伍里的所有人,就首先欠秦无衣队长一条命!”

    花毅动情的说道。

    “花毅,你不用在这里煽情,我很好奇秦无衣是凭什么让城主府的队伍和咱们结盟的?

    不会是向城主府投诚了吧?”

    张扬插话道。

    “当时,我心里首先想的是保住大家的性命,和大家的性命比起来,玄元石矿脉不值一提。

    因为就算最后无极宗得到了玄元石矿脉,可那些死去的人却永远也分享不了胜利的喜悦了,只有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事。”

    秦无衣缓缓的说道。

    “张扬,我问你,如果用你的命去换那座玄元石矿脉,你愿意吗?”

    秦无衣抬起头来问道。

    经过刚才的思考,他已经明白了嬴南的心意,开始主动向张扬发难了。

    “我……我的命可没有这么值钱,换不来一座玄元石矿脉。”

    张扬被问得张口结舌,顿了半天才说道。

    “你的命值多少钱我不管,我只问你,如果可以的话,你换吗?

    你愿意换的话,现在自杀,我会带着你的人头去城主府抢回玄元石矿脉,如果我死在城主府,那也算是给你一个交代。”

    秦无衣步步紧逼的说道。

    “你……秦无衣!你现在这些假设都是无稽之谈,你不要转移话题!我再问你,是如何和城主府结盟的!”

    张扬气急败坏的说道。

    “看来,你最在乎的还是自己的性命,这无可厚非,没有什么好嘲讽的,我也很珍惜自己的性命,无论在任何情况下我都不想死。”

    “所以,我向城主府队伍提出的条件就是,我可以率领无极宗的队伍,帮助城主府解决掉黑石盟和龙腾商会的队伍。

    然后,我们主动退出此次秋围,对玄元石矿脉的事丝毫不问分文不取。”

    “可以说,从这个时候开始,我就放弃了对玄元石矿脉的争夺,只求全身而退,只可惜,在交战的过程中,我们还是牺牲了九名弟子。”

    秦无衣说道。

    “秦无衣领队不必自责,打仗哪有不死人的?

    结盟的事情解释清楚了,接下来的事情还是由我来说吧!”

    花毅接过话头道。

    “第二天一早全面开战!秦无衣领队率领大家直奔黑石盟的队伍而去。

    当时,黑石盟的队伍中一共有两个领队,一个是黑风寨的少主黑瞳,一个是巨石山的少主石漠。

    秦无衣领队一出手便是技惊四座,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死了黑瞳。

    这一点,有黑瞳的黑风剑和黑风剑诀可以作证,现在已经变成咱们的战利品了!”

    花毅说道。

    “秦无衣杀死了黑瞳?”

    花妖眼前一亮,问道。

    “没错妖叔,秦无衣主动出击,与黑瞳的过招只在电光火石之间,就取了黑瞳的性命,这一点我自愧不如。”

    花毅佩服的说道。

    “嗯,黑瞳是黑风寨的少主,也可以说是黑石盟小辈当中最重要的人物,修为不弱。

    秦无衣能够率先将其击杀,足见其实力强横了,这份成就换了你们当中的任何一人,怕是都难以做到。”

    花妖点头说道。

    “妖叔说的正是!黑石盟本身实力不弱,在秦无衣领队击杀了黑瞳之后,我们就和黑石盟的队伍短兵相接。

    我挑了石漠做我的对手,但是并没有能够直接将其击败,是最后秦无衣领队率领其他的师兄弟腾出手来,才得以反杀石漠。”

    花毅说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